腐歌

这里是腐歌。一个尝试文画双修的lof主。欧美吃漫威DC,国漫吃时之歌和全职。有时看看歌剧魅影和大悲。更新随缘,经常挖坑。

【华武华】年终

-跨年贺文我竟然还会写贺文

-顺便参加活动

-渣文笔+流水账预警

-互攻

-短小

-一发完

-新年快乐!


以下正文


又是一年终了。

武当在门派静静的扫着雪。

昨夜刚下完一场雪。早上起来一看,所有的建筑都裹上了银装,让武当看起来更加仙气缭绕。门里的小师弟特别兴奋,平常不爱早起的他们卯时就起了,也不去练功,就在院子里打雪仗,直到动静大了,吵醒了师尊,才乖乖回去练功。一个个哭丧着脸,仿佛下一秒就会哭出来,还时不时的回头看一看院子,泪濛濛的双眼让人忍不住答应他们的一切要求。师父也真是心狠,硬是把他们赶到室内练功。其实也是怕他们冻着。只是把他叫过来,让他扫雪,说是作为师兄,要为门派里做点贡献。

这样的场景每年年终都会上演,只是在这过程当中,小师弟变成了师兄,师兄变成了师父。有些人消失,有些人出现。一遍又一遍地轮回。景未变,人却非。

哗、哗……一下又一下的扫地声,带着他的思绪飘向远方。

那时也是一年年终,他还小,犯了错,在晚上大家都在屋内玩耍时,他被赶出来扫雪。他也知道自己犯了错,但对于不能跟大家一起玩还是很伤心的。月亮逐渐升高,他却还没扫完,干脆扫帚一扔,坐在石头上,发起了呆。或许山下镇子里会放烟花吧?或许还有庙会……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将他拉回现实。莫不是黄鼠狼?他拿起扫帚,模仿出师兄的架势,悄悄的走过去。猛的一扒草丛,却是来做客的小华山。他掐指算了算时间,发现他们应该睡了。那这个小华山,怕是悄悄溜出来的。

“道友,已经夜深了,回去歇息吧。”

武当模仿师兄的语气说道。

“诶,还早嘞。对了,你要不要与我下山去逛逛?山下好东西可多啦!”

华山笑嘻嘻地说。

一听到下山,武当立马就不装了,但还是有些疑虑,

“下山?不了吧,被师父发现要挨骂的。”

“没事,到时我帮你挡。”

“好!”

朦胧的月光下,两个少年悄悄溜出武当山门,飞速跑下山。

果不其然,山下热闹的很。虽然比较晚,一些小摊都收起来回家了,但还是让两位不谙世事的少年惊喜的很。

”诶你看那边有糖葫芦!”
“啊那里的灯笼真好看!”

“哪儿呢哪儿呢?”

到最后,两位少年成功花光了身上的大部分钱,一人一个糖葫芦,头上还带着买来的面具。怀里还揣着拨浪鼓之类的小玩意儿。

“今晚过的可真舒坦!”华山感叹道。

“对,要不是你,我还被困到山上扫地呢!”

“诶,你为什么会被罚扫地啊?”

“嗨,我一不小心,打翻了蜡烛,烧到了师父的衣服。当时师父一下子跳起来,我还没有见到过有人不用轻功就跳那么高呢!”

“我好想看一看,你说如果我把我师父的衣服点着,他会不会跳的比你师父还高?”

“不可能,我师父跳的是最高的!”

“那可不一定,我师父才是!”

“我师父!”

“我师父!”

忽然,街上的人开始涌动起来。武当被带着踉跄了几步,依稀还听到什么“烟花”、“河边”。

“诶,好像有烟花。”

“走,去看看!”

然而毕竟还小,等跑到河边时,人已经离一层外一层了。

“看不到啊!”武当努力跳起来,想看的多一点,却还是不够高。

“我们上树去!”华山指着旁边的一棵树喊道。

他们费了一段时间爬上去,毕竟手里东西太多,并不好爬。当他们爬上去时,烟花已经开始放了。

绚丽的烟花在空中绽放着,形成各种各样的形状,照亮了漆黑的天空,也照亮了身旁的武当。华山看着他被冻的红彤彤的笑脸,觉得可爱,忍不住亲了上去。

“哎你干什么!”

武当惊讶的回头。

他的脸更红了,像个苹果。

“这……这是一种表达友好的方式!我在话本子上看到的!”华山有些心虚的说。

“那……那好吧。”武当有些害羞的低下头。

那天回去自然又被批了一顿,华山也被他师父拎着耳朵训了一顿。但自那之后,每年他们都会留下去玩。直到各自进入江湖,再无音讯。

他在江湖呆的第一年,门派就给他寄过信,希望他能回去过。他想了想,回去了,以为能见到华山,却得知对方没有回门派。他抱着渺小的希望,他每年都回去过,却一次也没有见到。

年复一年,他从没回去过,怕是去了吧,也或许干脆忘了他,忘了那些童年的嬉笑怒骂。在江湖,确实不是什么新鲜事了。

他叹了口气,怕是今年也不行了。放下扫帚,正准备回屋。却听见身后熟悉的一声:

“哟,你要不要与我去山下逛逛?”

“好。”

景未变,人却非,但有些人总会长存。

fin.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-厚脸皮求个小红心小蓝手

-新年快乐!



评论(5)

热度(1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