腐歌

这里是腐歌。一个尝试文画双修的lof主。欧美吃漫威DC,国漫吃时之歌和全职。有时看看歌剧魅影和大悲。更新随缘,经常挖坑。

【武华】醉酒

-新手渣文笔

-ooc

-开放式双结局 

“呜哇哇哇……”一阵惊天哭声冲破深夜酒馆的屋顶。众人捂住了耳朵,唯有武当面无表情地听着华山边喝酒边嚎。

”这……这已经是我第三百六十二次被当做备胎甩了!” 

这也是我第三百六十二次听你在这里哭诉了,武当心里该吐槽吐槽,脸上还是一脸悲痛。

华山继续哭嚎:“我……我对她是真爱啊!我带……带她行走江湖,教她练武,坐马车我付钱,买衣服我付钱,我……我什么都给她了,连小手都没怎么摸过,可……可……”

他猛灌一碗女儿红,

“当我把她教成一代大侠之后,她……她竟然说……希望能让我给她和她夫君……画幅画像!”

华山无比激动的抓住武当的衣服,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抹:“你说!你说!有她这样的嘛!”武当的头上爆出一根青筋,“轻一点,刚洗的,抹一下就欠三十个铜板。”然而悲伤至极的华山完全没有停止,反而变本加厉,“反正我都欠了你三千一百四十二两零七十二个铜板了,欠就欠着吧!但……但重点是……”

“为什么她离开我!”华山愤而摔碎了酒碗,“我哪里对她不好!”

“喂喂!”老板娘怒气冲冲地喊到,“哭就哭!别摔东西啊!要赔钱的!”

”赔……赔,我们肯定赔。”武当尴尬的笑了笑,非常干脆的结了酒钱,拽起华山就想走,没想到这时虽然华山已经开始神志不清,但还是牢牢抱住桌子不肯走。无奈之下,武当只能点了华山的穴,打横抱起,轻功飞走。

“唉,你这样不行啊,不要见到一个妹子就掏心掏肺的对她好……”武当话还没说完,就被华山打断,

“所以只要换成男的就可以了吗?”

“你单身单出病了,去找郎中看看吧。医药自费。”

“没钱,才不去……等等!你是男的对吧!”

“你说呢?”武当气急反笑,冷静,要冷静,喝醉酒的人是没有脑子的,在说这么多次也都习惯了,之后再算账。

“喔对哦,所以你……你能做我情缘吗?”

武当愣住了,难道他一直都是清楚他的心思的吗?才会在醉酒时说出这种话?他望着臂弯里的华山,脸上喝酒导致的红晕令她想起了他们初次见面时,站在华山之巅,意气风发的小弟子。当时天气极冷,他虽然被冻得发抖,但还是要用内力鼓动衣衫,装出一代大侠的样子,小脸通红。他自己则站在底下,裹着温暖的狐裘,崇拜地望着他。现在想起来,或许种子从那时候就开始发芽。时隔多年,他们成为了各自门派的中流砥柱,关系却仍像小时候那样亲密无间。他一直怕逾越了那条线,现在看来,似乎是没有必要的。

他刚想落下一吻,却听见华山嘟囔道:“……反正咱俩都这么熟了,你肯定不会甩我的对不对……”

果然,还是不能指望醉酒人的智商。

华山忽然抓紧武当的外袍,

“你到底答不答应嘛?”

武当微微一笑,

“好,不能反悔喔。”

就当是做一次梦吧。

隔天,华山从床上爬起来,宿醉之后的脑袋还是晕晕乎乎的,什么都不记得。他打量了一番房间,是武当的。这倒也正常,他哪次失恋不是武当给背回来的,只不过这次放到了他自己的房间有点意外,以前是放到客房的,或许客房被占了吧。

当他正在床上发呆时,武当走进来了。

“给,衣服。洗完澡赶紧换上,一身酒气,还出不出门了。浴室在哪不用我告诉你吧?”

“不用不用。一会儿就好。”华山嬉皮笑脸地回应。

等华山回来时,武当已经摆好了早餐。他也就顺势留下来蹭饭了。

“啊,你们的饭菜还是一如既往的好!哪像我们的,早饭永远都是白粥,连咸菜都没有!”

“嗯。既然这样的话要不要出去住,我最近正打算搬出去,到时我们可以自己做饭,也可以上外面买早点。”

“好啊,总算可以摆脱永远的白粥了!”

几个月后,他们搬进了在江南的新家。每天他们会轮流做早餐,也会在院子里比武,有时还会去酒楼喝点小酒。一切都很美好,但似乎又有什么不对,好像……就像新婚夫妻?不不,怎么可能,他们是最好的兄弟,仅此而已。

一次,华山在庙会认识了一个云梦姑娘,相谈甚欢。这姑娘这么温柔,应该不会把他当备胎吧?他留下了他的住址,以期更多的互动。或许这次会成功呢?


武当发现华山出门的频率越来越多,他有些担心,但还是没有去盘问。

过了几天,他上街买菜。却看到华山在和一位姑娘一块在逛街,还一手一个糖葫芦,眼中的温柔陌生而又熟悉,每次他遇到喜欢的姑娘便会露出这样的眼神。他曾经觉得这样温柔的眼神是仙人才有的,现在却如刀子一般,割着他的内心。梦,还是要碎了吗?



当华山回到家,却看到武当一脸阴沉的坐着。他本想嬉皮笑脸地蹭上去,但却被他周身的低气压吓得不敢动弹。看着武当的眼神,他总觉得自己好像做错了什么,但仔细一想又没有。他被周身奇怪的氛围压的浑身难受,便想悄悄溜走。

“她是谁?”

武当发话了,声音里是他从未感受过的冰冷。

“谁?”

“今天和你在街上的姑娘。”

“喔,前段时间认识的女孩,想处一处试试看,这次可能不会被当做备胎了。”

“和她分手。”

“蛤?为什么?这你都要管吗?我又不会玩弄人家感情什么的,我才是通常被甩的那个……”

武当的眼神越来越冷,华山有点说不下去了。

“我才是你的情缘。”

“等……?”华山感到很混乱,明明是兄弟,怎的变情缘了?

“几个月前,你自己跟我说的。”

“几个月前的那次醉酒?可我什么都不记得啊。”

武当内心苦笑一声,果然,还是会这样的,没有人会接受这样的兄弟。但他,还是想尝试一下。

“那你敢说这几个月来你一点感觉没有?”

这个问题宛如重锤般,给了华山当头一棒。确实,要说一点没有,那是不可能。他的心不是石头做的。但是今天晚上给他的冲击太大了,他的脑海中一片混乱。

“你给我一晚上,我明天给你答复。”

“好。”

今夜,无人入眠。

分结局一

次日,华山顶着浓浓的黑眼圈率先敲开了武当的门。武当一开门,也是一幅熊猫眼。华山本来准备好的严肃说辞都个被打断了,先跑到旁边狂笑一会。武当满头黑线,他就该知道,不管多大的事,华山总是能从中找到笑点。而这也是他爱他的原因。

华山回来了,脸上还带着止不住的笑意,却还想摆出一副严肃脸。

“我心悦你。”

武当激动的抱了上去。

“我心悦你。”

天机阁纪事

武当和华山的掌门从小一块长大,两小无猜。这样的情谊一直持续到长大。在他们的影响下,武当和华山两派,也变得极为亲密。








分结局二

次日,华山敲开了武当的门。他的脸上没有带着以往的轻佻笑容。眼神中尽是抱歉。当武当开门看到这样的他时,他就知道,梦碎了。

“抱歉,这一段时间你对我的照顾我真的很感动。但……但我还是无法接受……对不起。我们还可以做兄弟的!”

“不用了,这不是你的错。我们最好,不要再见了。”

天机阁纪事

武当和华山的大弟子从小一块长大,两小无猜。后不知何故,武当大弟子归隐山林。华山大弟子拒接掌门之位,于与万圣阁的战斗中牺牲。


end.




评论

热度(34)